莲蓉大月饼

大可爱

【19:00】沈清秋的平凡日常

  

  今天的沈清秋,很不一般。

1.  

  洛冰河是第一个发现这件事的人。线索是沈清秋今早换了一支簪子。

  沈清秋有许多簪子,但最常用的一支非常朴素。在很早之前——洛冰河说不清具体是什么时候,他就不再用那些华丽的簪子了。

  可今早不同。

  洛冰河一眼就认了出来,那是前两天仙姝峰送来的。这么久了,仙姝峰也早就摸清楚了沈清秋转变后的风格,不再送些过于花里胡哨的东西。

  但沈清秋还是喜欢原先那支,只有碰上门派什么大事,才会换一支不同的。

  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?

2.  

  沈清秋整了整衣摆,坐在桌前。茶盏散着香气,他盯着盘旋而上的热气看了一会儿,道:“冰河,今晚能不能煮面吃?”他鲜少在吃食上提出什么要求,一般都是由着洛冰河自己发挥。

  “师尊要吃什么样的呢?”

     “就……最简单的那种吧,阳春面,再卧个蛋。”

  这倒是让洛冰河有些惊讶了,他没想到师尊这颇为郑重的样子,竟只提了个如此简单的要求。但他向来是师尊最大,也没问缘由,清亮地应了声:“好的。”

  沈清秋满意的点点头,拿起桌上的茶盏抿了一口,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又道:“一会儿我得出去一下。”

  一般沈清秋这么说,都是去别的峰串门。

  “我很快就回来。”

  

3.  

  沈清秋先去了穹顶峰。这几年他时常不在门派,回来的日子总是要被岳清源逮住唠上五毛钱的嗑。

  他刚踏上穹顶峰的地,就见远处有一人御剑而来。速度极快,不一会儿便行至身前。

  是柳清歌。

  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柳清歌灵巧地落了地,随即召剑入鞘,像是看着什么珍稀物种一般。

  沈清秋摇了摇手里的扇子,道:“昨日回来的,柳师弟这是……”

  “有任务。”柳清歌简短地回答道。

  离穹顶殿还有一段距离,两人一起往前走。

  “那小……洛冰河也回来了?”

  “呃……回来了。”沈清秋答得有些迟疑,他生怕柳清歌直接御剑去清静峰找人干架,万幸的是对方似乎并没有这个想法。

  恭喜世界和平。

4.

        岳清源看到他俩一起走进来的时候,难得露出了惊讶的表情。

  简单的寒暄过后,岳清源便收起了笑容,气氛变得严肃起来。“昨日山下来报,村东有魅妖活动。我原想让柳师弟前去除妖,可今早又有急报传来,说那魅妖数量极多,恐怕一人难以应付。”

  沈清秋心里咯噔一下。

  岳清源说着,将目光投向了沈清秋:“要不这样,清秋师弟你与柳师弟一同前往。”

 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沈清秋在心里叹了一口气,除妖事小,只是不知会有什么情况,也不知何时才能回来,洛冰河还在竹舍里等着他呢。

  他正准备着答应,柳清歌却先一步开了口:“不必,我一人足矣。”

  柳聚聚!沈清秋立马投过去了感激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岳清源眉头微皱,显然不太放心。柳清歌接着道:“不过是数量多些的魅妖而已,我此前也有过……对付魅妖的经验,师兄不必担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清秋没忍住,咳嗽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岳清源认真思考着,最终还是相信柳清歌,道:“那就麻烦你了,柳师弟。”

  “那我先去了。”得了允许,柳清歌也不多废话,行了个礼便转身径直除了殿门。

  “柳师弟的行动力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啊。”沈清秋不由得感叹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。”岳清源走到桌边,笑着说,“哪像你,方才是不是又想着偷懒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穹顶峰独特的茶香散了满殿,厚重里又藏着一丝绵甜。

  岳清源转过头看着沈清秋,道:“欢迎回来,清秋师弟。”

  

5. 

  桌上的茶还在冒着热气,尚清华正坐着嗑瓜子。安定峰难得一日安定,自然是要好好享受一下。

  今早刚到的云片糕,可是江南地区最有名的一家,薄如纸片,细若凝脂,说是千金难求可真是一点也不夸张。他心心念念了好久,才找到机会公权私用弄到一盒。

  虽然从早上开始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,但竹叶青的香气又让人不自觉地忽略了这份感觉。

  直到沈清秋进了门。

  彼时尚清华正打开装着云片糕的精致木盒——然后他“啪”的一声又合上了。

  “哟,尚师弟,这是何物啊?”沈清秋把折扇抵在了木盒盖上。

  尚清华一脸胃疼。疼完瞄到沈清秋提着的一坛酒,连忙转移话题:“这是醉仙峰的?今天什么日子啊瓜兄,还特地去弄了这么一坛好酒。”

  “对,很重要的日子。”沈清秋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,“所以我来你这儿看看还有什么好东西,我要回去庆祝。”

  好的,那股不祥的预感变得无比强烈。

  “我刚刚看这盒子,里头倒像是糕点。”

  尚清华把手往盒子上一拍:“瓜兄,你这就不厚道了。”

  “有福同享嘛。”

  “也没见你跟我有难同当啊?”

  “你这到底是什么宝贝?”沈清秋头回见尚清华如此寸步不让,好奇心越钩越强。

  尚清华摇摇头,活像个宁死不屈的烈士。

  “你不说,我让洛冰河把你发配到南疆去。”

  “靠,你这也太不厚道了!”

  ……

  沈清秋拎着半盒云片糕,外加一袋龙骨香瓜子,御剑离开了并不太安定的安定峰。

 

6.  

  “师尊!”

  沈清秋才落地,就听到有人唤他。明帆手里抱着一大堆卷宗,快跑到他面前,道:“师尊!弟子正想去找你呢。”

  明帆在与洛冰河无关的事上都非常的靠谱——这是沈清秋很早以前就摸索出来的一个真理。

  现在洛冰河掌管魔界,连沈清秋都不常在清静峰,大大小小的事务都是明帆在管着。

  甩手掌柜沈颇有些心虚地咳嗽了一声。

  “今日……就不布置了吧。”

  “啊?”明帆愣了一下,“不布置?”自从师尊发了那次高烧后,确实没往常那般严格了,但不布置作业,倒是少见的事。

  “对了,这些卷宗你也先放着好了,今日不必急着理。”

  明帆愣着神,看着沈清秋背着手往回走,隐约听着什么“减负”之类的没听说过的词。

  今天师尊……好像心情很不错的样子。明帆眨了眨眼睛,喃喃自语道:“最近师尊遇着什么喜事了吗?”

7.

  沈清秋背着手走在竹林里的小道上。虽已入秋,但四季如春的清静峰自然是苍竹如翠,风过一阵密密的响声。

  宁婴婴背着一大筐子细竹从岔路口走了过来,看见他立刻停了脚步行礼:“师尊!”

  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沈清秋有些好奇地看着她。

  “哦,我去后山喂短毛怪。”

  短毛怪。沈清秋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差点被啃秃的竹林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他脸上嫌弃的表情表现得太明显,宁婴婴忙解释道:“其实它们还是很可爱的啦。”

  不不不,我知道养久了可能会产生感情,但也没到“可爱”的地步吧!沈清秋记得他上一次见的时候,那两只庞然大物着实是把他吓了一跳。

  你们究竟是怎么养的?

  “师尊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呀?”宁婴婴发起了邀请。

  左右也无事,虽然他对短毛怪有那么一点儿心里阴影,但也不想辜负宁婴婴的热情,便点了点头,两人一起往后山走去。

  宁婴婴是清静峰上最小的弟子——当然,这是之前。这几年,清静峰也招了不少的新弟子,小师妹早就过足了师姐瘾。一路上都在分享着师弟师妹们的事儿。

  等到了才知道,原来那两只短毛怪,居然又比之前大了一圈。

  “每天都是你来喂吗?”

  宁婴婴将竹枝往围栏里一倒,说:“不是啦,以前大家都不会养,还是阿洛厉害,他喂得比较多。现在是大家轮流来的。”

  沈清秋点了点头,看着两只庞然大物风卷残云地瓜分了那一大筐子的竹枝。

  当初柳清歌把那破麻袋甩给他的时候,沈清秋百般推脱都没成功。拎回来又不知道怎么吃,养着又四处搞破坏,全峰上下都头疼了许久。

  他难得没顾忌形象,半撑在围栏上向里望。

  “好吧,你说得对。”沈清秋冲托腮观察着短毛怪的宁婴婴道,“是还挺可爱的。”

  一阵凉风,短毛怪们趴在地上,挪了挪身子。

  “是吧是吧,大伙儿都这么说呢。”

  

8.

  沈清秋回到竹舍,便直接就去了厨房。洛冰河见到他,在里头扬声道:“师尊你回来啦!面马上就好。”

  沈清秋探了头望了进去,正碰着洛冰河揭了锅盖,热气猛地升腾,伴着一股面香。该说不愧是男主,煮碗阳春面都仿佛加着金光特效的满汉全席,还没出锅就闻着让人食指大动。

  出锅入碗,洛冰河端着一路送到了桌上。“师尊你尝一尝吧。”

  他眼里闪着光,如同多年前一样透着紧张。

  沈清秋抬手擦了擦洛冰河脸上的汗。

        他不知道是自己的脸太热,还是沈清秋的手太凉。冷热碰撞的氤氲水汽,在大脑里回旋升腾。

  “辛苦了,冰河。”

  洛冰河有些愣神。

  “这是江南有名的云片糕,这是醉仙峰珍藏的佳酿。”沈清秋一边说一边指,末了又抬头看着洛冰河。

  还有一碗热气腾腾的阳春面。

  一个此生不忘的人。

  一个普通的日子。

  

  

  仅此而已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完。

我来了!!!

麋有昭己:

9.21沈清秋生贺产粮活动│二宣




       踏过清川,越过千山,也见过流灯华彩灯火夜里匆匆而过的红尘客。




  九曲回肠平生多磨,一步一回首,一眼亦惊鸿。




  也曾孤舟拢碎月,披星海渡心河,半生温情做囚锁。




  终见晨光熹微,故人携手,乱世相拥。





◎ Staff:




策划: @麋有昭己  @—九阙— 




文案: @—九阙— 




题字: @风与青山 




海报: @凉白不是凉白开. 




◎参与人员:




整点/半点:






00:00     @Ribbon_韩洛 




00:30     @来点宵夜吗 




01:00     @冰原之苔 




01:30     @洚涧 




02:00     @兔仔 




02:30     @三磷酸腺苷 




03:00     @沈老师在地上砍的沟子 




03:30     @山色银屏 




04:00     @老鹅的长睫毛 




04:30     @Mittol 




05:00     @麋有昭己 




05:30     @画画苦手 




06:00     @乌鸦 




06:30     @壹木又寸 




07:00     @九幽 




07:30     @旺旺碎嘤嘤 




08:00     @洛城海澜华 




08:30     @沾花惹草木 




09:00     @啧啧 




09:30     @雁塔题名 




10:00     @不孝我 




10:30     @苟旦 




11:00     @沐千秋 




11:30     @沙良白米饭 




12:00     @AJing 




12:30     @anpanman 




13:00     @紈絝麻花條 




13:30     @隐 




14:00     @咔嚓一声 




14:30     @老祖的酒 




15:00     @薄荷电 




15:30     @荼白🍮 




16:00     @海仑 




16:30     @A型钉烷 




17:00     @寒梅南枝- 




17:30     @我就是帅破苍穹 




18:00     @春江水暖_ 




18:30     @书檀先生 




19:00     @莲蓉大月饼 




19:30     @衡生酷盖 




20:00     @一千 




20:30     @—九阙— 




21:00     @WILOKER 




21:30     @巫山与云 




22:00     @猛男落泪 




22:30     @清离yume 




23:00     @紫气东来照祥瑞 




23:30     @戏子 




彩蛋:




05:20     @楠木零语 


09 :  21     @凶海 


13:14     @风与青山 


20:19     @北 有崇 轩 








感谢老师们参加!




2019.9.21,敬请期待。








【欢迎关注tag:“9.21沈清秋生贺产粮活动”】



【渣反中秋24h-22:30】别思成酿(R)

         沈清秋有些郁闷的咬了一口手里的月饼,香软可口,但总觉得不太对味。

  中秋佳节,苍穹山派各个峰主好不容易能聚在一起,自然是美事一桩。穹顶峰上张灯结彩,难得如此热闹。

  可惜洛冰河不在。

  魔族当然不过中秋。好巧不巧,偏生便是昨日才传来情报,剑弩拔张许久的敌族攻上了门来。洛冰河虽是天大地大沈清秋最大,却也不可能看着自己地盘被人占去了不管。

  沈清秋想着洛冰河走时那阴沉的脸色,不禁想给对方首领点了蜡。

  也不知今晚能不能回来。沈清秋从早盘算到晚,过了片刻脑子就要往洛冰河身上转。

  ——怎么倒搞得像儿女外出打拼的空巢老人一样……沈清秋拎着醉仙峰主赠的一坛桂花酿,慢悠悠地往外走。

  出了屋外,迎面便是一阵凉风,散了些脸上的热气。

  吹了没一会儿,身旁一阵脚步声,随即便是那怎么听都很欠揍的声音:“我说瓜兄,你怎么搞得像丈夫外出打拼的深闺怨妇一样……”

  沈清秋好不容易忍住了把酒坛子砸尚清华脑门上的冲动。

  尚清华也提着酒,两人于是站在走廊上一起吹风。

  “要我说,那个叫什么什么来着的族,也真会挑日子。”尚清华开口抱怨,“这不赶着送经验呢。”

  沈清秋瞥了他一眼:“你还好意思说,不是你设定的吗?作者?”

  尚清华立马抗议这口扣下来锅:“喂喂喂,这跟我可没关系啊……你也知道这剧情歪得堪比蚊香,你可别把见不到冰哥的火气撒我身上!”

  “我想揍你也不用找借口。”沈清秋手一翻,修雅噌地一声出了鞘。

  尚清华顿时大惊失色:“等等等!!不带这样的瓜兄!!!”

  “干嘛,我回去睡觉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

  “其实吧……”尚清华挠了挠脸,“你要是很想很想见冰哥。也不是没有办法……”

  “我没说我想见。”

  尚清华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“啧”了一声,道:“瓜兄,咱兄弟俩也别藏着掖着了,我懂你!”他一拍沈清秋的肩膀,说得那叫一个慷慨激昂。

  沈清秋深吸了一口气,告诉自己在公共场合还是要保持b格。

  尚清华伸手在怀里掏了掏,然后摸出了块什么东西,郑重其事地举到沈清秋面前。沈清秋伸手接了,发现是块不大不小也不起眼的石头。

  “瓜兄,我只能帮你到这了。”尚清华解释道,“高级传送石,魔界单程票,只能用一次,直接传送到冰哥的地盘上。”

  高级传送石?沈清秋拿在手里打量片刻,觉得活像劣质玩具上掰下来的劣质塑料假水晶。

  直觉告诉他尚清华在坑人:“那你怎么不去,北疆深闺怨妇?”

  “那不是……不是帮你嘛!为兄弟两肋插刀,应该的!”尚清华拍了拍胸口,一脸的大义凛然。

  放屁,信你才有鬼了。沈清秋刚想拒绝,可话还没出口,他却犹豫了。

  

  尚清华虽然不靠谱,但到底还是不可能害他的,这所谓传送石,百分之八十应该是可行的。你问剩下百分之二十?那就是早熟蘑菇级别的意外了。

  而且他……很想去。

  以前也不是没有这样的情况,魔界事务繁多,清静峰同样,两人时有分别。

  念想是一直有的,唯独今晚格外汹涌。

  传送石已经被握着变得温热,不易察觉的灵力在其中流动着。沈清秋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头望了望那圆月,万里无云,亮得晃人眼。

  灵力从指尖一丝一丝地流淌开去。

  

  尚清华靠谱是真的,还未睁眼,沈清秋就感受到了无比浓郁的魔气。

  但尚清华的不靠谱也是真的。

  那谁能想到自己会倒挂在树上啊!

  沈清秋拿出论坛撕x的战斗力在心里把尚清华骂了个遍,从树上跳了下来。脚刚落地,就听前方传来一声呵斥:“什么人!”

  沈清秋定睛一看,嚯,这还直接就落到前线了啊?!

  不远处立着不少大大小小的军帐,难怪有巡逻队这么快就发现了他。沈清秋整整衣摆,暗自庆幸了一下没落到对面的地盘,开口准备解释。

  “在下苍——”

  他话刚出口,就被打断了。“哦哦哦,原来是沈仙师吧,小的有眼不识,忘大人恕罪。”面前的魔族小兵扑通一声给他行了个礼。

  得,在洛冰河的地盘上,沈清秋这张脸,就是最高通行证。

  “那你带我去见冰……你们魔君。”沈清秋懒得跟他掰扯,见到洛冰河才是头等大事。

  “魔君大人迎敌未归,要不……小的带您去魔君大人帐中?”

  沈清秋点点头,一手拎着酒坛子,一手从怀里慢条斯理地掏出扇子装了个逼。

  

  沈清秋一个人坐在桌前。虽说魔界这铺天盖地的魔气着实让人不舒服,这荒郊野岭的战场更甚,但也好过在清静峰上干等。

  至少原来那点躁动不安的情绪此刻平静了下来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。

 

  外面一阵骚乱。声音隐隐约约地传来,沈清秋立刻便认出了无比熟悉的那个——洛冰河回来了。

  帐帘被缓缓撩起。

  “好了,你们先退下——”

  才探了个脑袋的洛冰河顿时愣在了原地。

  “师……师尊?”

  

  洛冰河顿时一阵手忙脚乱,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像是瞬移一般,直接就贴到了沈清秋边上。哪有半分方才下命令的气势。

  洛冰河轻轻扯了下沈清秋的袖子,道:“师尊你怎么过来了?是想弟子了吗?”语调上扬着,欢快至极。

  尽管答案十分明显,沈清秋还是没顺着这话承认。他将酒杯推到洛冰河的面前,道:“今日是中秋……这是醉仙峰的桂花酿。”

  桂花酿的香气四溢,像是冲散了些那压得人窒闷的魔气和凌厉的血腥气。

  空气里都泛着桂花的香气,甜腻而醉人,沈清秋原先已清醒了大半,此刻却又有了醉意。“师尊……”洛冰河自然是没有醉,这温软着的声音,倒是让沈清秋先陷了进去。

《无

漫画,草,我太可了,我又可以了我非常可以!!!!!!!!!!!我社保!!!!!


哦哦哦哦哦哦!!

麋有昭己:

9.21沈清秋生贺产粮活动│一宣


       踏过清川,越过千山,也见过流灯华彩灯火夜里匆匆而过的红尘客。


  九曲回肠平生多磨,一步一回首,一眼亦惊鸿。


  也曾孤舟拢碎月,披星海渡心河,半生温情做囚锁。


  终见晨光熹微,故人携手,乱世相拥。



◎ Staff:


策划: @麋有昭己  @—九阙— 


文案: @—九阙— 


题字: @风与青山 


海报: @问讯东桥 


◎参与人员:


整点/半点:



00:00     @Ribbon_韩洛 


00:30     @来点宵夜吗 


01:00     @冰原之苔 


01:30     @洚涧 


02:00     @兔仔 


02:30     @三磷酸腺苷 


03:00     @沈老师在地上砍的沟子 


03:30     @山色银屏 


04:00     @老鹅的长睫毛 


04:30     @Mittol 


05:00     @麋有昭己 


05:30     @画画苦手 


06:00     @乌鸦 


06:30     @壹木又寸 


07:00     @九幽 


07:30     @旺旺碎嘤嘤 


08:00     @洛城海澜华 


08:30     @沾花惹草木 


09:00     @啧啧 


09:30     @雁塔题名 


10:00     @不孝我 


10:30     @苟旦 


11:00     @沐千秋 


11:30     @沙良白米饭 


12:00     @AJing 


12:30     @anpanman 


13:00     @紈絝麻花條 


13:30     @隐 


14:00     @咔嚓一声 


14:30     @老祖的酒 


15:00     @薄荷电 


15:30     @荼白🍮 


16:00     @海仑 


16:30     @A型钉烷 


17:00     @寒梅南枝- 


17:30     @我就是帅破苍穹 


18:00     @春江水暖_ 


18:30     @书檀先生 


19:00     @莲蓉大月饼 


19:30     @衡生酷盖 


20:00     @一千 


20:30     @—九阙— 


21:00     @WILOKER 


21:30     @巫山与云 


22:00     @猛男落泪 


22:30     @清离yume 


23:00     @紫气东来照祥瑞 


23:30     @戏子 


彩蛋:


05:20     @楠木零语 


13:14     @风与青山 


20:19     @北 有崇 轩 




感谢老师们参加!


2019.9.21,敬请期待。




【欢迎关注tag:“9.21沈清秋生贺产粮活动”】















【冰秋】荣(二)

•前文见合集

•我居然,填坑了(震撼我妈) @书檀先生

•一个狂炫酷拽冰在沈老师面前秒怂的故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『只有你能击破我的防线,是我漫长无边人生里唯一的意外。』

  

  

  

  “你一个人住吗?”

  两人间不知为何弥漫着诡异的沉默,沈垣见洛冰河没有要再主动开口的意思,便随口一问。

  没想到洛冰河却没回答,他沉默着,然后低下了头。沈垣感到气氛明显一沉。

  “嗯……我的父母,很早就去世了。”

  沈垣一愣,暗悔自己说错了话,忙道:“对不起。”

  他还在脑子里措着如何安慰洛冰河的辞,对方却先一步开了口:“没事,没关系的,师……沈老师你不用担心我。”

  洛冰河抬起头,依然是之前那副笑脸,气温开始回升。

  好像刚才那沉到深潭底下去的片刻不存在一般。

  沈垣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。他甚至都没有看到那时洛冰河的表情,可那种沉重的、从亘古拖拽而来的落寞,那种凝实在一起的悲苦,全围绕在他的周围。

  好像洛冰河被整个剖开放在他面前一样,他一瞬间看透了洛冰河,而洛冰河似乎早就看透了他。

  他们明明素不相识。

  

  

  洛冰河也在观察着沈垣的表情。

  他在心里拨着算珠。沈垣被触动了,这在他的计划之内——还未入学,他就先利用同情心拉近了和沈垣之间的距离。

  但要把握分寸,适可而止。洛冰河打算结束这场对话,他最是能揣摩人心,知道这种事必须要循序渐进……

  可沈垣突然朝他走了过来。

  沈垣伸出手,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肩上。分明是夏天,温热的触感却让人不觉烦闷。

  “有什么困难就和老师说,我就住在隔壁,你随时都可以过来。”沈垣的声音很温柔,“……嗯,要一起吃晚饭吗?”

  洛冰河愣住了,他突然有些慌乱。

  沈垣往前踏出的这几步,打乱了他的计划,也打乱了他的呼吸。

  “啊……不,不用了,不用麻烦老师了。”

  洛冰河猛地后退一步,拉开了和沈垣的距离。看着沈垣眼里闪过的惊讶,他一瞬间又有点后悔,却也没有再回去。

  他最是能揣摩人心,又怎会不知这不是客套话,他既千般算计,又怎会不知道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。

  “我先回家了。”

  他状似不经意,实则落荒而逃般地回到了自己家中。门锁咯啦一声,把一切都隔绝在了外面。

  周围逐渐安静,可呼吸和心跳却愈加嘈杂。

  过了一会,对面也传来了关门的声音。洛冰河猛地一挥手,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。尖锐的疼痛很快传来,他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本来可以借此机会更近一步,可他错过了。

  他不能再错过了。已经太久太久了,他没有更多的时间再去错过了。

  

  

  

  高中生活很快就步入了正轨。

 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。洛冰河很成功地塑造着一个勤奋上进、品学兼优的高中生形象。他与沈垣之间的距离也一步步地拉近。

  他算计着全部,但沈垣永远在这之外。从恍如昨日的过去,到遥不可及的将来。全局,以及所有的细枝末节。

  沈清秋永远是洛冰河的意外。

  沈垣再次提出一起吃晚饭的邀请时,洛冰河没有再拒绝。

  洛冰河甚至还有点紧张,他好久没有做饭了,再有天分和技术,也怕手生。而且他也不知道转世过后师尊的口味发生了什么变化。

  转笔转到下课铃响,洛冰河第一个冲出了校门。

  ——然后他看到了拎着三四个塑料袋的沈垣。

  “哦,最后一节没课,我去买菜了。”沈垣低头看了看袋子,“也不知道你要吃什么,随便买了点,今天就让你尝尝老师的手艺!”

  “……啊?”

  

  

  洛冰河稀里糊涂的就被沈垣摁到了沙发上。

  沈垣把水端到茶几上的时候,洛冰河差点吓得跳了起来:“多,多谢师,多谢沈老师!”语气慷慨激昂,声调抑扬顿挫。

  “我去烧菜,你就在这儿休息一下。”

  洛冰河手都不知道往哪边放了。

  沈垣很热情,也很有趣,厨艺也很不错。当然最重要的是,他在沈垣身边,能感受到那种熟悉的温柔。

  那种他曾经深陷其中又患得患失,万般不舍且相思入骨的温柔。

  

  洛冰河踏出门外,转头看着站在玄关的沈垣。“那弟——我先……先回去了,谢谢沈老师。”

  沈垣背光站着,后面是橘黄色灯光的海洋,前面是冰冷而干枯的河床。洛冰河呼吸着从海洋里流出来的温暖空气,喉咙不自觉地收紧。

  “不用客气,晚上记得早点睡。”沈垣笑着说,“有事可以随时来找我,问问题也欢迎。”

  “嗯。”洛冰河轻声应着,“那沈老师……再见。”

  “明天见。”

  漫长的吱呀声中,大门缓缓地合上了。

  严丝合缝,什么也没剩下。

  洛冰河站在黑暗中,只有楼道的窗里漏进来丝路灯的光,在他的脚边投下一块光斑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  比一次呼吸长,比万年漂泊短。曾经有太多的时间过去了,这些毫不停歇流动着的东西,已经将他磨得迟钝了。

  那块光斑在无穷无尽的黑暗里是如此的突兀,而且愈加的刺眼,洛冰河终于是转身开了门。

  从狭窄的黑暗走进宽敞的孤独。

  洛冰河仰躺在床上,黑暗密不透风。

  

  

  “这可不像你的作风,你怎么对他这么小心翼翼的?”声音低沉而嘶哑,从四面八方传来。

  “这跟你没关系。”

  “你想得到他——我能懂你,只不过是得到他而已,让他对你死心塌地,多容易啊。”

  洛冰河皱着眉,声音难掩怒火:“你给我闭嘴。”

  “你可管不着我,洛冰河,说实话,你也知道这一切都是无用功。”

  周遭气氛骤然一冷,洛冰河深吸一口气,咬牙切齿地低吼:“滚。”

———TBC———

我来了!!

壹木又寸:

【渣反中秋24h|一宣】

  月桂如珊,殿前露华,君踏秋霜来。
  有翩翩少年白衣如雪,有墨衣佳人剑对九天,有窈窕君子飞花舞叶,亦有千千万万泯泯众生对酒当歌此夜不眠。千里婵娟,万里清照,不及花前月下相见。
  秋影卧金镜,宫娥掷银月,遥遥江上奏竹笛,不知人间圆缺,却回首佳节无数,唯有仲秋不应别。然同共卿赏月于破轩,此间竟更胜天上宫阙。

【Staff】
策划:壹树 @壹木又寸
美工:凉白 @凉白不是凉白开.
文案:洛澜华 @洛城海澜华
题字:璇瑾 @璇瑾

【参与人员】
00:00[文] @沈老师在地上砍的沟子
00:30[画] @A型钉烷
01:00[文] @辞树
01:30[画] @FoL洑
02:00[画]@VKHOU(策划代发)
02:30[画] @鹿荆溪
03:00[画] @荼白🍮
03:30[字] @千江一月
04:00[文]   @白衣
04:30[画] @Mittol
05:00[文] @麋有昭己
05:30[画] @茶骨 
06:00[文] @Y.S. 
06:30[字] @老祖的酒 
07:00[画] @ahr 
07:30[画] @海仑 
08:00[画] @拿坡里黄ovo 
08:30[画] @伊恋冰蝶 
09:00[画] @隐 
09:30[画] @空口说白头 
10:00[画] @三途君呜哇呜哇 
10:30[画] @Hikawa Yuuu 
11:00[画] @寒梅南枝- 
11:30[画] @青山折柳 
12:00[文|画] @墨辄水云烟  @WILOKER (联动)
12:30[字]  @春华复应晚☁️ 
13:00[文|画] @Camus白煜  @洛城海澜华 (联动)
13:30[画] @旺旺碎嘤嘤 
14:00[画] @whitod 
14:30[画] @黍于 
15:00[画] @北 有崇 轩 
15:30[文] @晨拈清荷 
16:00[画] @不孝我 
16:30[文] @-独居深巷- 
17:00[画] @暴躁耗子在线砍人 
17:30[画] @金丝鸡 
18:00[画] @离草原- 
18:30[画] @北九嘿 
19:00[文] @檐牙高啄拧巴弋 
19:30[画] @衡生酷盖 
20:00[画] @书檀先生 
20:30[文] @—九阙— 
21:00[文] @酥皮与杯面 
21:30 [文] @南国之南 

22:00[文|画] @我就是帅破苍穹  @壹木又寸 (联动)

22:30[文] @莲蓉大月饼 
23:00[画]  @紫气东来照祥瑞 
23:30[画]@卜枝恶霸 
【彩蛋】 

09:13[画] @来点宵夜吗 

22:22[画] @猛男落泪 

[歌策] @桃花信之介 

敬请关注渣反中秋24htag

大家看看这位心灵手巧的美女


—九阙—:

8.17 成都  华夏国风  西博城

漫展接妆




有意可加QQ:2530177524




具体的接妆事宜明天会放出来,现在阔以提前约



【冰秋】滴水

  

•时间线是无间深渊后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

  又下雨了。

  江南的雨季,真是让人头疼啊。

  沈清秋甩了甩伞上的水,事实上,自从他到这边开始,这把伞就没有干过。

  就算加上上辈子,沈清秋到江南的小镇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,而且大多数是风和日丽的晴天,坐着乌篷船悠悠地在河面上晃。

  而现在,天好像永远是阴的,雨断断续续的下,仿佛永无止尽。

  长时间阴暗而潮湿的地方,也总是容易滋生不该有的东西,所以他和柳清歌来到了这个地方。

  沈清秋拎着伞走上了二楼。偌大的客栈只有他们两位住客,冷清得反常。想来也是拜那妖物所赐,别说这个客栈了,整个小镇都死气沉沉的。

  “师弟啊,我查出来了。”沈清秋推开房门,径直往椅子上一坐,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“就是孤舟。”

  孤舟,名字听上去还真不像是个怪物,但沈清秋倒是对他印象深刻——当然不是因为原著冰哥在打完怪之后和妹子在船上怕被屏蔽。

  生在破旧的弃船上,夜晚出动吸人精气,警惕性极高,常常遁水而逃。

  “就在镇东边那段河上,有艘废弃了好久的乌篷船,嚯,那妖气冒的。”

  柳清歌正小心翼翼地擦着乘鸾,听他说完,略一思索,便道:“那今晚寅时,我们就动身。”

  “行。”沈清秋端起茶盏喝了一口,略有些惊讶地道,“紫笋?”

  柳清歌点点头,还没答话,便发觉沈清秋垂眸看着茶水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又这样了。

  从那大会结束之后,十二峰开会也好,外出执行任务也好,沈清秋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开始走神——倒也不是莫名其妙,缘由大伙儿都心知肚明。

  总归关键的时候不会掉链子。柳清歌继续低头擦他的剑,窗外的雨像是停了,但空气依然十分潮湿。

  

  

  

  

  雨又开始下了。

  沈清秋离开柳清歌房间的时候,还恬不知耻地讨了些紫笋,也不知为何,就是很想念这味道。说是回房小憩,泡了壶茶却不想入睡。

  雨声从四面八方传来,房檐上重重落下的几滴,像是孤独旅人的独奏。

  夜雨最是能引愁思。

  “咚——咚——”

  日复一日,连磐石都能滴穿,更何况是人心。

  在这个阴沉的雨夜里,这样一杯久远而熟悉的热茶,连沈清秋也说不清是什么滋味。

  

  

  

  寅时,两人准时出发。

  白日便很冷清的街道此时更是空无一人,两人飞快地到了目的地,寻了些遮挡物便隐住气息。

  沈清秋以前闲聊的时候问过尚清华,怎么就取了这么一个名字。

  尚清华洋洋得意地道:“瓜兄,不是有句诗‘孤舟蓑笠翁’——化用经典,你看,这档次多高啊!”

  “你可拉倒吧。”沈清秋嗑着瓜子,头也没抬。

  “实不相瞒,刚开始准备叫乌篷船怪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

  

  “来了。”柳清歌道。

  孤舟虽藏匿于黑暗,却逃不开修仙之人的眼睛。

  “噌——”,剑光一闪,柳清歌便已持剑刺向船头,孤舟速度再快,也快不过柳清歌的剑,再翻手便已是锁灵囊张开,直接收了那魔物。

  干脆利落,丝毫不拖泥带水,沈清秋只想给他鼓个掌。

  可这边乘鸾还钉在船头,船尾却是异变突生——“有两只!”沈清秋召剑诀还未捏成,便已知赶不上了。孤舟一旦入水,再捉住的难度可就翻了好几倍。

  

  「师尊,那孤舟……怕火。」

  

  沈清秋直接一掌前推,火光瞬间爆发,吞没了整个船尾。

  柳清歌跳到岸上,抱着剑看着越烧越旺的火。

  “那什么……不好意思啊师弟,这只给我烧没了。”沈清秋有些尴尬地掏出扇子摇了两下。本想先用火控制住它,结果一个激动用力过猛,现在怕是烧得灰都没了。

  “难怪你上次也是什么都没带回来。”柳清歌顿了一顿,接着道,“这次没有发现另一只是我的疏忽,多谢师兄出手相助。”

  “诶诶,柳师弟你这么说这就见外了……”


  

  天微微有些亮了,难得的不是阴雨天气。那把伞也不需要用了。

  妖物已除,想必过不了多久,这水乡小镇便能恢复生机与热闹了。


  

   沈清秋回身望着那条悠长的,青石板铺的小巷。

  现在没有水滴到石头上了。

  


———FIN———